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千千小說 > 蓋世 > 蓋世最新章節 >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滴龍血!

蓋世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滴龍血!


    劍獄之外的天地。

    離銀亮小山頭,百丈遠的那架懸空小轎,一聲清越龍吟驟然響起。

    藏身轎內的神秘女子,忽然掀開簾子,大大方方地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金黃龍袍在身,容貌秀美,貴不可言的神秘女子,站在那懸空小轎頂部,一雙亮若寶石的眸子,深深看向劍獄。

    女子皮膚是罕見的紫紅色澤,額頭生角,龍息彌漫。

    “喬覓貞!”

    修陰媚宗靈訣秘法的章妙,看了她一眼,輕聲驚呼。

    趙婕抿嘴一笑,“錯啦!

    檀鴛,沈飛晴,還有嚴奇靈等人,也好奇地看著,這位駕馭著懸空小轎,始終不曾現身的神秘女子。

    “我父親的一滴龍血,從其體內飛離!”

    走出轎子的神秘女子,吸了一口氣,抬頭仰望那漂浮著的一襲白袍,“我父,會不會死在劍獄?”

    龍族的血之連系,玄奇無比,身為后裔子嗣的她,在龍頡一滴龍血離體后,敏銳生出了感應。

    “父親,龍血……”

    章妙愣了愣,心頭微震,忽然就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輝耀帝國喬家的喬覓貞,被譽為新生代,僅次于陳清焰、柳鶯的天才女子。

    喬覓貞,一度在輝耀帝國萬眾矚目,也被喬家大肆吹捧。

    章妙曾經見過她,而且印象很深,所以一口道出來頭。

    只是,她所知的喬覓貞,被喬家對外宣傳,在凝煉陰神時,走火入魔,導致陰神爆滅而死亡。

    章妙會驚訝,是覺得喬覓貞死了。

    之前在密林口,女將軍李玉蟾因為虞淵暴起發難,說那神秘女子是熟人,也是聽聲音,辨認出可能是喬覓貞。

    李玉蟾要沖入轎子,就是想確認一下,被喬家宣傳死去的喬覓貞,是不是在轎內。

    此刻,章妙眼看著一個本該死去的人,從那懸空小轎走出來,站在轎子頂部說話,她也覺得驚奇,發出呼叫。

    可在喬覓貞,說到父親和龍血,章妙就知道了內情。

    輝耀帝國的喬家,和隱龍湖早有勾結,這一代天賦非凡的喬覓貞,被隱龍湖“養幼龍”,在其體內種下龍魂、龍息。

    那頭本體真身在外的龍,不知是死了,還是發生了什么意外變故。

    總之,那頭龍蠶食了喬覓貞,以其鮮血、體魄、靈魂再次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喬覓貞沒趙雅芙的好運好命,沒碰到虞淵。

    喬家也不是趙家,得知植入趙雅芙體內幼龍出事,趙家就秘密籌備著“吞龍”大計,而不是如喬家般,甘愿認命,選擇遵守約定犧牲了喬覓貞。

    喬家在輝耀帝國實力雄厚,可在對待族人態度上,沒趙家硬氣。

    結果就是,族內最耀目的喬覓貞死了,而那頭龍,卻因喬覓貞的死亡,從她這具身體獲得了新生。

    那頭被劍獄所禁,龍族的上一任族長,就是眼前借喬覓貞而活的母龍的父親。

    讓族內最有潛力的族人,以類似獻祭的方式,令一頭母龍活過來,這種事情要是傳播出去,喬家的聲譽將毀于一旦。

    這會導致,稍稍有點骨氣的宗派和家族,都瞧不出喬家。

    也是如此,喬家才將真相給遮掩了,說喬覓貞修煉出了岔子死了。

    這頭披著喬覓貞皮囊的龍,一直藏在懸空小轎不露面,應該也是處于這方面的考慮——隱藏真相。

    “龍頡是你的父親,上一任的龍族族長,他只是被劍獄囚禁五百年而已!贝碎g主人輕聲一笑,“龍漾,你別杞人憂天。以我對你老子的了解,劍獄的別人可能會死,他定然不會有事!

    “我父親要是死了,隱龍湖和你之間的約定,就全部作廢!”名叫龍漾的母龍,披著喬覓貞的形態,冷冰冰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說了死不了,就是死不了!卑着蹆鹊穆曇舻。

    嚴奇靈扯了扯嘴角,看向那龍漾,嘖嘖地說:“你既然是那頭老龍的女兒,龍天嘯就是你的哥哥或弟弟。龍天嘯在來時路上,被那頭紫玉龍一點點蠶食血肉生機,也是你默許的?”

    “龍天嘯是賤種!”龍漾厲聲道。58讀書

    嚴奇靈表情古怪。

    “如他般的賤種,我親手殺了七個了!”龍漾眼中繚繞著怒火,“不純凈的混血雜種,就不該活著!父親,也不會在意這樣的賤種死活!”

    “龍這個族群,還真是……奇怪!”嚴奇靈搖了搖頭,不予評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劍獄內部。

    虞淵握著劍鞘,越過劍意綿綿的石道,再次落入鐘離大磐,還有陳清焰所在的洞穴,“龍頡還是好說話啊,一滴龍血,說給就給了,毫不含糊!”

    從那滴龍血,進入其中丹田穴竅霎那,虞淵那干涸的氣血小天地,就仿佛注入了生機盎然的生命之水。

    他體內的那座血祭壇,微微一震,就散逸出暗藏的氣血精能。

    那部分,維系血祭壇正常運轉的氣血精能,直接被血祭壇大度地導引輸送出去,用來滋養虞淵迫切需要的軀體。

    他被鐘離大磐連番轟擊,各個傷創部位,立即彌漫了氣血。

    所以,那頭老龍才會發現,他精神頭忽然好了許多。

    血祭壇騰出暗藏的氣血,是因為發現新的獵物入內,能填滿所有的紕漏,要集中力量去煉化那一滴龍血!

    虞淵發現,血祭壇對這一滴龍血的渴望,超過了一切!

    他在途徑那頭巨鱷時,在那些如杜璜般的古荒宗修行者,吞納巨鱷氣血時,也感覺出血祭壇的渴望和貪婪。

    但,遠不及此刻!

    虞淵于是知道,對血祭壇而言,這一滴龍血的重要性,無物能及!

    哧啦!

    突然間,有數百道紫紅電光,從他胸腔的中丹田穴竅濺射開來。

    道道紫紅電光,仔細去看,就會發現化作一條條纖細的紫紅幼龍。

    另一石洞內,老龍瘋狂咆哮著,咒罵著,動用龍族的血脈神通,要將那一滴落入虞淵氣血小天地的龍血,給拉扯回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小子,果真是有一套!”鐘離大磐暢快地大笑。

    數百道紫紅電光,濺射開來,只敢在石洞亂竄。

    石洞和石洞之間,那劍意、劍芒形成的結界壁壘,纖細的紫紅幼龍是不敢觸碰的。

    “給我滾回來!”

    虞淵矗立如山,冷哼一聲,再次運轉“煞魔煉體術”,以氣血小天地的那座血祭壇,吞納著此間的龍之血氣。

    數百道紫紅電光,就只是那一滴龍血,內部繚繞的少部分血氣。

    龍頡的那滴龍血,在落入他的氣血小天地時,驟然展現出殘暴嗜殺的兇性,要以那一滴龍血的威能,震碎他的氣血天地。

    龍血入內的那一霎,他就知道,龍頡是不懷好意,是想他死的。

    龍頡想不到的是,在他的氣血小天地,有一座以“巨獸精珀”煉化而成的血祭壇!

    血祭壇,在龍血進入的瞬間,就鎖定了它!

    血祭壇釋放出恐怖的磁力,束縛著那一滴龍血,將其慢慢拉扯過來。

    龍血掙脫不出,就將繚繞在那滴血外的一縷縷龍息釋放,從而形成了數百道,在他體外顯化出來的紫紅閃電。

    在虞淵冷哼時,那滴龍血,終究被血祭壇吞納。

    龍血一入祭壇,這座晶瑩剔透的神秘祭壇,頓時爆出璀璨至極的光芒!

    逃離的一條條纖細紫紅龍息,還在飛竄時,就像是被無形的手掐住,一條條地,硬生生再次按進了虞淵的氣血小天地!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數百龍息閃電,在爆出璀璨光芒的血祭壇吸納下,一條條地消失在祭壇。

    虞淵猛地端坐下來,感受著從那座血祭壇內,澎湃涌現的生命精能,將其導引向四肢百骸,眾多的筋脈臟腑。

    遭受鐘離大磐夯擊,重傷垂危的肉身傷勢,一下子痊愈了大半。

    ……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

钱龙捕鱼棋牌 陕西十一选五形态统计 宁夏11选五直选走势图 上海股票行情 腾讯分分彩计划_人 蒙发利股票 幸运飞艇是人为控制的吗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表 贵州11选5手机助手app下载 河南快三遗漏查询 湖北体彩11选5前三组选